土虱ㄟ仙桃園(挽仙桃)

圖上為環山部落

土虱曾經於警界服務近二十年,曾經擔任派出所主管,深深瞭解警察除了工作繁重也因壓力大,申請提前退休回老家管理果園,土虱了解自己應該回到屬於自己的工作岡位的,管理近六甲的高山果園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過著半退休似的悠閒生活,可說是最幸福、最快樂、最滿足的人了!

這是我第二次來到土虱果園採果之旅,也因好友宋大隊長與土虱同事兼至深好友關係,每年都會跑好幾趟環山,每回上山採果,老宋一定來電約好大夥前往採果,上回記的下著大雨摸黑上山,到了環山近10點,夜晚冷溲溲乘座流籠滑上二公里土虱果園,回想前年大夥座流籠才隔了一個禮拜,受雇原住民朋友夜晚到對面環山訪友,操作不當發生牽引鋼索斷裂,造成一死一傷,一場意外造成遺憾終生。讓大夥此行沒人敢乘座流寵到對岸,大夥只好順著果園之字路下到溪谷,一路風光皆似潑墨畫卷,長長跨越南湖溪黑色吊橋,走在橋中以蓮步矯情的挪移還有那和風的輕送,像微風般撫慰人心 ,漫妙揮灑栩栩如擬的動情溪流,層層疊疊的山巒猶如世外桃源。吊橋過後沿著溪畔蜿蜒而行,順著迂迴曲折的山路上土虱的家,沿果園山路非常陡,海拔又高,照相器材重裝,走的很吃力了,沿途只好找景點拍攝秉喘口氣,也因而脫隊,剩下孤單的我夜行到了土虱果園之家,大夥已在享用土虱準備好的豊盛晚餐,我也爬了體力盡失,連K了三碗飯,雖是出自土虱自家的雞鴨蔬果,五臟的飽足感蘊育著口齒留香甘甜的天然食材,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喔!飽餐一頓大夥輪番上陣在這高山仲夏中有點冷的空氣中洗個幸福的熱水澡,在泡上土虱自家高山烏龍茶,濃郁的茶香陣陣飄出,使用大口杯不知不覺中飲盡三大杯,夜晚大夥聊聊天,土虱聊起當地人文采風,這也是我心中最想知道當地歷史文化。夜深了在不去補眠一大早採果可是爬不起來喔!大夥互道晚安!真的也累了!很快往進入甜美的溫柔夢鄉!

此地夏季高山清晨超棒的色溫,也是拍攝光影最佳時機,土虱ㄟ仙桃園面積近六甲,摘種以水密桃居多、其次水梨、黃金李子、櫻桃李子、等等.....此行大夥採果贊賞今年李子水份多甜度高,難怪有人將之稱為「水果之后」。水密桃採期已過亦留下採過幾顆讓大夥們過過隱,看著大夥興高釆烈採果樂,我呢!使用第三隻眼抓住採果生動采風,真是令人印象深刻!土虱ㄟ仙桃園採果樂,也都留在我的網域裡,讓採果之行刻進記憶相簿之中..土虱看著大夥好兄弟滿載而歸採果樂,土虱溫柔敦厚的臉孔,看他嘴角微笑難得深山知音訪,心思細膩的土虱已備好紙箱紙條一箱箱打包好,深怕回程車行擠壓成李仔醬,人生有此情境,夫復何求丫!此行的土虱ㄟ仙桃園採果樂讓大夥賦歸途中帶上美好的回憶踏上歸途,留下美好的的深刻溫馨感受...在此大夥們真心的謝謝土虱!謝謝啦!

流籠動力線斷裂 農民一死一獲救   (轉載自由新聞網)

〔記者曾鴻儒╱豐原報導〕消防署特種搜救隊昨天成功執行國內首次嘗試的「懸空」救援任務!救援人員與受困者皆懸在空中的狀況,國內以往從未碰過,救援隊員硬著頭皮搏命演出,終於成功救出受困高空流籠中的農民趙志成,但另一農民趙清雲在救援人員趕到之前嘗試自行攀索下降脫困,但體力不支致摔死在流籠下方一千公尺深處的合歡溪谷。
原住民趙志成、趙清雲受雇至台中縣和平鄉環山部落搶收水蜜桃,收工後搭乘流籠跨越南湖大溪支流合歡溪谷至對岸找胡姓友人。前晚十時許,兩人搭乘流籠返回環山部落買酒後,流籠即將回到對岸時,撞及固定鋼索的地面支柱,動力線頓時脫落,流籠從高處滑回溪谷中央,動彈不得,兩人因而懸掛在距溪谷一千公尺高的流籠上,負責操作流籠的胡某受驚嚇,竟忘了找人救援。
  兩人等了一夜,沒人來救援,趙清雲試圖藉斷掉的動力線垂降溪底脫困,不料鋼纜距地面太高,已往下垂降的趙清雲體力不支,摔落溪谷死亡;附近果農發現有人受困高空報案,胡姓友人也通知果園主人報案。
消防署空中消防隊接獲通報,出動直昇機搭載特種搜救隊小隊長向興華及隊員謝明昌、張茂同前往救援;地面搜救部隊則自環山部落進入合歡溪谷,找到趙清雲遺體。救難人員抵達現場後,發現受困者竟然懸在空中,討論後,先嘗試以吊掛方式救援,由謝明昌吊掛垂降救出趙志成。
但在垂直吊掛的救援過程中,吊掛繩索撞擊流籠鋼索,兩度嘗試,均發生類似狀況,由於兩者粗細相差極大,向興華擔心吊掛繩索繼續磨擦會斷裂,決定先拉起謝明昌,隊員改採牽引方式,直昇機避開兩條流籠主鋼索,將謝明昌緩緩放下,謝明昌垂降與趙志成相同高度時,將牽引繩拋給趙志成,再將謝明昌拉入流籠內,謝明昌成功進入流籠。但直昇機差點撞上流籠鋼索,直昇機緊急拉升,流籠內兩人頓時甩出流籠外,由於甩出力量相當大,直昇機也受到拉扯而傾斜,差點翻落。直昇機在上空試圖穩住,抱在一起的謝明昌與趙志成也試圖穩住,上、下搖晃的險狀才稍稍舒緩,直昇機將兩人拉上,結束這趟辛苦、想都沒想過的救援任務。

Copyright (c) 2005 福爾摩沙•版權所有,請勿任意轉載 。